濟南

文化觀察|傳統底子上綻放創新之花

大眾日報記者 田可新

2021-07-10 06:48:15 發佈來源:大眾報業·大眾日報

一提起“國”字,往往會讓人聯想到“復古”的意味。但當前的“國潮”,其實是大國復興背景下的文化自覺與自強——

傳統底子上綻放創新之花

2021-07-10來源:大眾日報 07版

□ 本報記者 田可新

本報通訊員 彭祥津 蔡漫漫

近日,河南衞視繼農曆新年的一曲《唐宮夜宴》成功“出圈”後,又憑藉端午特別節目“端午奇妙遊”中的舞蹈節目《洛神水賦》(原名《祈》)再次驚豔“炸圈”,讓人們對傳統文化的魅力刮目相看。

河南衞視這波“殺瘋了”,是“老”的沉澱與“新”的萌發的成功碰撞,其引起的全民“怒贊”,恰是當前“國潮”風行的縮影。“守得住經典,當得了網紅”,國潮,成為一種彌散在整個社會意識中的潮流。

一提起“國”字,往往會讓人聯想到“復古”的意味。但與以往不同,當前的“國潮”,其實更是大國復興背景下的文化自覺與自強,是在傳統底子上綻放的創新之花。

中國文化在尋找世界性表達

所謂“國潮”,很難輕言定義。概而言之,既要帶有中國特定元素,又得彰顯當下時尚流行特色,傳達出傳統文化走向國際化的態度。

“國潮”的崛起,最早是老字號的“逆生長”。當面臨國際大牌衝擊時,大量國產“老字號”,並沒有如想當然那樣,無力招架,退縮到市場角落,而是突然完成了不可思議的“逆襲”——“媽媽級”品牌百雀羚,聯手京劇女老生王珮瑜推出京劇面膜,和故宮文化珠寶首席設計顧問鍾華合作推出“燕來百寶奩”美妝禮盒;佐餐350年的醬豆腐老字號王致和,推出了萌萌的“王小和”卡通小人兒,還創作出主題曲劇,用北京當地劇種講老字號的創業故事;六神花露水則鉚足勁兒玩聯名,和肯德基做咖啡,和安踏推出運動鞋,和RIO合作推出“花露水風味”的雞尾酒……這些奇思妙想在與國際品牌的競爭中“與狼共舞”,不落下風,令人驚呼:“國貨玩文化,誰也擋不住”。其大膽的供給創新,正對求新、求精、求個性的年輕消費者的胃口。哪怕溢價數十倍,也能獲得買賬,線下排隊搶購、線上秒空下架,已是司空見慣。

從國貨製造的圈層突破開始,隨後在文化領域全面開花。百度大數據顯示,近十年來,“國潮文化”相關搜索熱度上漲了128%。與之相對應的是,“文化”自身也開始轉變角色:從工業產品附加元素的“身份”中跳脱出來,轉做“圓心”,“潮”出了新高度——

從《大聖歸來》《白蛇:緣起》到今年的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,它們從中國傳統文化中取材,凸顯了孫悟空、白素貞、哪吒、姜子牙等一系列經典IP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更取得了50.35億元的票房,成為國漫之光。

從《國家寶藏》《上新了故宮》到河南博物院考古盲盒,故宮、三星堆等不再是遙遠的文明符號,文創和景區相互促進,2021年端午假期,穿上漢服去景點打卡,成為“95後”和“00後”熱衷的“團建”。

從《中國詩詞大會》到《衣尚中國》,從《唐宮夜宴》到《洛神水賦》……古風、國風文化徹底“潮”了起來。

一種文化強勢,其重要標誌是溢出效應的充分展示。“國潮”熱也體現在國際上的話語權日漸凸顯。在這方面,中央民族樂團團長、著名琵琶演奏家趙聰很有發言權:不久前,她到山東省會大劇院做了一場專場音樂會,琵琶與鋼琴、絃樂器等多種樂器相結合,既能演繹詩意的《梁祝》,又可詮釋熱情如火的《玫瑰探戈》,“碰撞”讓民樂綻放別樣的光彩。上個月,她還推出了中國風樂歌《鯤鵬志》的國際版,特別邀請到了女高音歌唱家、英國影視劇《唐頓莊園》主題曲演唱者Mary-jess Leaverland和旅英青年男高音歌唱家王博進行聲樂部分的演繹。琵琶與笛簫合奏下的雅緻曲調,搭配古典又流行的唱腔,形成了國際化音樂語彙。

在與記者交流中,趙聰也談到這指尖上的“國潮”:“民樂要實現自我昇華,就必須尋找世界性表達。比如《鯤鵬志》的國際版,用千年的古樂器演奏這種古風、中國風明顯的曲子,再由英國人來演唱,不僅能夠為我們展現出外國人眼中的中國是什麼樣子,也向更多人傳遞中國文化的更多面。”截至目前,這一版本海內外的視頻播放量已突破500萬。

大國復興下的“好風憑藉力”

“潮”湧東方,是歷史必然。悠久而璀璨的中華歷史文化,是“國潮”取之不盡的創作源泉。但更在於,我國綜合國力的日益提升、世界地位的日漸凸顯以及帶來的文化自信,為“國潮”提供了更高的關注機緣和廣闊的發展空間,國潮站在了“好風憑藉力,送我上青雲”的風口。

濟南人程楊曾赴英國學習服裝設計,跟着指導老師跑過倫敦、巴黎、米蘭幾大國際時裝週,她對此頗有感觸。“比如經典的回力鞋,在國內幾十塊錢一雙,出了國門就賣到幾百元一雙。在國外年輕人和‘潮’人眼中,看中的不僅僅是其舒適耐穿,更覺得它設計簡約、很有個性,它還和百事可樂、Supreme一起推出聯名款,連足球巨星貝克漢姆、“精靈王子”奧蘭多·布魯姆,都是它的忠實粉絲,已經是當之無愧的潮牌了。這在從前,是無法想象的。”

程楊進一步介紹:“近幾年,世界一線大牌也都特別愛用中國元素,更加説明目前中國元素不可缺席的趨勢。比如Louis Vuitton廣為熟知的中式傳統編織袋手提包,有次在上海的展會,還把文房四寶、茶具、桌台和LV的箱包結合在一起,做成了多寶盒的樣子;Valentino、GUCCI等秀場作品裏,也都用到過繁複的東方刺繡圖案,而且特別願意使用花卉、仙鶴等做圖案,還呈現過元寶領、對襟、盤扣等典型的中國服飾元素;‘維密’大秀上,還出現過讓模特‘扛’着一條‘大龍’走T台……運用是否得當倒在其次,但的確説明了中國元素正在參與世界潮流的引領。”

從另一個角度看,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,帶來的巨大市場潛力也激發了國潮的熱度。當前中國龐大的市場和消費者羣體,是任何市場供給者都無法忽略的,這為國潮提供了“賣方市場”。

山東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黃海嘯以漢服為例:“因為中國有巨大的人口基數,雖然眼下還是小眾化的愛好,2021年中國漢服愛好者人數仍達689.7萬人,而且連續4年保持70%以上的增長。市場規模的快速增長,勢必帶動漢服產業及配飾生產行業的不斷成長髮展——這是個水到渠成的事兒,由不得‘國潮’不‘潮’了。”

正因如此,國潮呈現出加速度的發展趨勢。“這兩年,來親身‘多維度’感受傳統魅力的青年學子越來越多,我們的體驗課很火爆,有時都‘搶’不上。”山東大學中華傳統文化研究與體驗基地辦公室主任王曉燕告訴記者。她覺得,來基地“搶”課的,應該都算是“國潮”的擁躉。記者在現場也看到,這裏古意盎然,編鐘聲起,茶香陣陣,同學們還可以身着漢服、學習拓印、瞭解版畫、欣賞斗拱與卯榫……沉浸式教學,讓學生全程動手參與,收穫傳統文化“聲、色、味、觸”360度魅力。“這些90後、00後的‘後浪’們本就熱衷以更多新穎的方式,與世界作親密的接觸和新鮮的互動,他們與當下的國潮,可説是互相成就。”

國潮:是創新不是復古

國潮,看起來像是復古,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張揚。深入探究,不難得出結論:“國潮”雖然採用了傳統元素,但骨子裏是創新,是“舊瓶裝新酒”,沒有創新的復古風沒有出路。

《洛神水賦》很能説明這一點:雖然取材於過去的傳説與意境,但從製作上完全是各種現代手段的充分運用。如作品選擇了一種“困難”到極致的製作方式,水下跳舞有2到10公斤的配重,水下拍攝50秒到1分鐘換氣一次,6個小時水下不脱妝,創作者毛細血管破裂眼睛發紅、流鼻血,不到2分鐘的視頻拍攝共花費了26個小時……這種無法像文創雪糕一樣輕鬆複製的作品,“衝擊了視頻表達的極限”,顯然需要極大的創新要求。這件爆品固然是依託傳統文化,但創作中卻是運用了世界級的最先進的理念與技藝,因而才能把幾千年沉澱下來的傳統文化翻出新意。

在當前萬物皆可“國潮”的時代,這種定性值得特別強調。當前,一些所謂“國潮”創意顯得簡單粗暴。紅“撞”綠的配色就叫“民族風”,來上幾行粗體漢字就算是“國風元素”,內容設計者和生產者缺少對傳統的敬意,更談不上精解和深挖,自然很難實現傳統與現代的審美共情。

“國潮,不是隻有大紅燈籠中國結,龍鳳呈祥老布鞋,哪怕都是好東西,沒有新的創新元素,也會造成審美疲勞,必然難以為繼。急於靠剪剪拼拼湊出個‘國潮’樣兒來,那在眼前一陣繁榮後,呈現的可能還是新一片寂寞。”在北京一家設計公司做副總監的劉一珊清醒指出。

表面上看似在打傳統牌的國潮,其實與任何文化競爭一樣,精髓難在創新。注入“國潮”元素,不能包打天下。迪士尼的一組作品對照可説明問題:依賴中國文化元素,電影《功夫熊貓》大獲成功、連拍三部,但隨後寄予厚望的《花木蘭》,卻敗走麥城,票房慘得一塌糊塗。沒有高明的創新,對迪士尼這樣創意能力最頂尖的文化產品生產者來説,“國潮”也不是免死金牌。

責任編輯: 王建國     

網友評論
滑動提交數據

掃一掃下載
大眾日報客户端

備案號 魯ICP備11011784號  互聯網新聞信息許可證編號:37120180020

Dazhong News Group(Da Zhong Daily)    大眾報業集團(大眾日報社)    版權所有    聯繫電話:0531-85193690